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从长期来看,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技术进步将在降低贸易成本和贸易壁垒、促进全球生产率水平提升方面持续发挥作用,并将成为带动全球贸易总量持续增长的主要动力。对所有国家而言,这种前景值得期待,机遇不容错过。
 
近二十年来,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技术进步,不仅深度改变着世界各国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和消费习惯,在降低贸易成本、增加产品多样性、促进市场准入、扩大市场份额和促进贸易便利化等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WTO在最新发布的《世界贸易的未来:数字经济如何改变全球商业》报告中指出,未来10年—20年,数字经济不仅将在降低贸易成本、改变既有比较优势地位、影响跨国生产组织形式、重塑全球价值链形态等方面继续深度发挥作用,而且无疑将对未来全球整体贸易模式、贸易格局和贸易利得的重新分配等,产生极其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根据WTO的预测,即使考虑到当前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和加剧,可能会在未来数年造成的不利影响,到2030年时,全球贸易总额相比现在仍将有超过30%的增长,年均增长约1.8%—2%。届时,发展中国家贸易额占全球比重将达到57%,全球服务贸易占贸易总额的比重将从21%增长到25%。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2017年,我国人均贸易额均值为1586美元,仅为美国同期人均贸易额7756美元的五分之一;2017年,我国服务贸易出口额为2264亿美元(占世界服务贸易出口总额的4.3%),远低于美国同期服务贸易出口额7617亿美元(占世界服务贸易出口总额的14.4%)。同时,我们也看到,近年来,我国在工业知识产权领域已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2016年,我国专利申请数为133.9万件、工业设计专利申请数为65万件,远高于同期美国的60.6万件和4.3万件;2014年,我国商标专利申请为210.4万件,也远高于2016年美国的39.3万件。因此,尽管当前我国依然以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为主,但未来我国以技术进步推动的贸易增长潜力和发展空间都非常大。
 
从一个典型的经验事实可以看出,数字经济在以消费和创新驱动的服务业中应用范围更广、应用强度更高,而消费和服务业在我国总产出中所占比重的不断提升,既是当前和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我国产业升级和发展转型这两大趋势的必然结果,同时反过来又有助于促进我国在未来全球国际分工和贸易发展的大变革中抢占先机。例如,我国庞大的市场规模所催生的海量数据信息或将成为未来以数字经济驱动的贸易发展中新的比较优势;不仅如此,处于区位劣势、基础设施相对落后但能源丰富的内陆偏远地区或将显著受益于技术经济推动的贸易增长。这些不仅有利于中国进一步的产业升级和发展转型,也有利于在西向开放过程中,西部和内陆地区贸易的发展和“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落实。
 
总体而言,当前我国进出口贸易的强劲表现、贸易结构的持续优化和贸易顺差的不断收窄,既有利于更好地回应美方在贸易摩擦中针对中国的诘责,也有利于我们进一步推动国内产业升级和发展转型,同时还有助于货币管理当局在不加强资本管制情形下保持汇率稳定、提升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有效性。此外,我们也需谨防短中期世界经济增长下行风险所引发的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可能会对我国进出口造成的负面冲击,坚持多边主义和贸易协商、合作,继续推动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的提升,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尽力将相关不利影响降至最低。从长期来看,应进一步加大对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3D打印等与全球生产分工、国际贸易紧密联系的前沿技术领域之研发投入和成果转化,积极应对国际贸易变革的大势,力争在数字经济推动的新一轮全球价值链重塑、国际生产分工调整和世界贸易格局变迁中抢占先机,实现我国贸易的长期、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Copyright © 2015-2016 香港六合开奖|六合彩公司|///hg0088|烟台新百万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